从手动扳道岔到轻点鼠标“变轨” 最后的扳道工见证铁路大变迁

扳道工人扳动着沉重的道岔,转变着一列列火车运行的轨迹。扳道工人扳动着沉重的道岔,转变着一列列火车运行的轨迹。如今,随着铁路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,扳道工这一工种逐渐退出历史舞台。

  在济南铁路局兖州车务段邹城站南边,有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砖瓦房,房内有一张桌子、一把椅子和一张床,桌上还放着一部电话,用于接听行车室值班员的工作指令,这就是扳道员的工作房。今年,这个扳道房正式“退休”,与这个扳道房一起退休的扳道员孙立柱说:“从蒸汽机车、到内燃机车、再到电力机车和高铁动车组时代,我亲历了铁路的6次大提速。

  见证了铁路的沧桑变化,也在变化中见证了铁路的日新月异。”“那时车站用的是臂板信号,接发列车和调车作业时,需要人工扳动道岔定位置,转变列车的行驶方向。”孙立柱在铁路部门工作了43年,在扳道工岗位上干了20多年,开锁、拔锁销、提手柄、扳道岔、落槽、插锁销、加锁这个扳道的流程他重复了近十万次。孙立柱说,这种作业方式非常麻烦,光扳道房就有6个,近60副道岔。

  每组靠“手信号”联系列车车辆需进入哪条股道,确认后再搬动道岔完成作业,不仅效率低,安全系数也不高。同样也是今年退休的扳道员王立华说:“一下雪,我们就早先不停止地清扫积雪,并往道岔上涂油,生怕冻上,那天我值夜班,夜里结冰快,接到准备接车的命令,我就赶紧履行命令,扳道岔时,使出浑身最大气力,也扳不动,当时心里急得很!”这段经历,王师傅记忆颇深,也是工作中遇到的一个挑战,在这个紧张的时刻,幸好旁边有同事正在扫雪,他们俩一人扳道岔,一人推,俩人合力才算完成。

  ”曾经,不管是寒冬酷暑,还是冰雪雨雾,扳道工和铁路边小小的扳道房一起,每天守望着南来北往奔驰的列车,是铁路线上一道独特的风景。如今,随着铁路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,道岔控制实现了智能化。扳道工退出历史舞台的同时,也见证了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铁路的大变迁。邹城站现任站长王成告诉记者,随着信息技术的周到发展,铁路部门引入了全新的道岔控制系统,半自动、全自动的道岔转换系统逐渐替代了人工扳道过去的扳道岔,通过“tdcs列车调度指挥系统”,信号员只需在室内通过控制台上的按钮,就可扳动车站任何一组道岔。

  如今,通过“计算机联锁”,工作人员只需轻点鼠标即可“长途”扳动道岔。记者看到,在邹城站信号楼内,8个实时监控大屏呈现着站内的全部线路,信号员按照值班员的命令办理着接发列车。“现在的扳道工作已经全部自动化,只需要一名信号员点击鼠标,3至5秒钟便由微机联锁装置高效完成扳道作业。”车站运转车间主任韩旭说。孙立柱对记者说,接到退休通知时他正在道岔上工作,和他一起工作几十年的扳道工工友们如今也已陆续退休。

  尽管,和铁路一起“诞生”的扳道工逐渐退出历史舞台,但作为一名普通铁路工作者,他有幸见证了铁路技术的快速发展、亲历了铁路的6次大提速。孙立柱扳动道岔
邹城新闻,讲述家乡的故事。有观点、有态度,接地气的实时新闻,传播邹城市正能量。看家乡事,品故乡情。家的声音,天涯咫尺。

Tagged on: